麻豆传媒原创av

建康城,乌衣巷,废院,枯井底,假黑手党总坛。

烛光摇曳着,映着三张戴着青铜面具的脸,只有北方的玄武之位,空空如也,每个人都沉默不语,只有那牛油巨烛燃烧时的爆裂之声,在这大厅里回荡着,还是刘毅的一声叹息打破了寂寞:“这个时候,只怕司马元显,张法顺,司马尚之,庾楷他们的脑袋,都已经挂在朱雀门(建康城南门,后世的秦淮河这时候又被称为大航)头了吧。”

徐羡之点了点头:“还有毛泰,他去捉司马元显的时候,大概不会想到,自己也会跟着一起给斩杀。”

庾悦冷冷地说道:“谁叫他毛家人这时候不识时务,非但不归顺桓玄,反而上表为司马元显等人求情呢。桓玄这时候是要立威杀人的,毛泰就成了第一个刀下之鬼,安个谋反的罪名就砍了。”

刘毅摇了摇头:“他这样是逼反益州毛氏,还没控制大局就来这手,我看,只会适得其反。”

庾悦叹了口气:“白虎大人,你还是不要去操心万里之外的西川益州,还是想想自己怎么扛过这次吧。刘裕及时地退役离开,看来是明智之举,桓玄才入京半个月不到,就下诏令,要把刘牢之转成会稽内史,摆明了要夺他兵权,你这回又准备如何自处呢?”

刘毅沉默半晌,才说道:“想不到桓玄下手这么快,更想不到,易帜之事的后果如此严重,才一个月不到,就有三万多将士解甲归乡了,现在刘牢之就是想反抗,恐怕也没有这个实力,这大概才是桓玄敢对他下手的原因吧。”

徐羡之看着庾悦:“我说青龙大人,你也别看别人的笑话,你的好叔父庾楷,今天也一并人头落地了,庾家这回给打击得也不轻,你虽然靠出卖司马尚之而暂时得以保,但按桓玄的脾性,哪天给你秋后算帐,也不是不可能的事。”

庾悦冷笑道:“那不一样,庾楷是公开地背叛桓玄,想勾结司马尚之,作为内应,不过我很奇怪,此事一向隐秘,卞范之又是如何知道的?”

徐羡之和刘毅对视一眼,说道:“卞范之是桓玄真正的智囊,其人精通情报,荆州之内,一举一动都难逃其眼线,之前殷仲堪和杨佺期的败亡,就在于其内情都逃不过他的眼睛,桓玄才敢起兵杀他这两个老盟友。至于庾楷,本就是倒戈叛变过来的,卞范之自然会对他严加防范,他这时候想反水,给查到再正常不过。青龙大人,我劝你也要多加小心,这阵子我们之间的这种秘密聚会,如无必要,还是暂停的好。”

庾悦没好气地说道:“要不是想弄明白下一阵的行动,顺便给玄武找个继任,你以为我想来这里开会吗?现在外面的情况很危险,桓玄入京以来,人心归顺,就连世家大族也都惟其马首是瞻,更要命的是,街头巷尾出现了大批不知从哪儿来的说书人,马屁精,到处编各种评书,吹嘘桓玄的功劳和战绩,娘的,我听得都要吐了。”

刘毅叹了口气:“桓玄虽有家世,但起家之时却是无官无兵,混到今天也不容易,他知道人心的重要性,现在也开始造势,为自己以后的进一步篡位做准备了。要知道,如果想走到那步,不仅要压制世家大族,更是要得贩夫走卒,乡野村夫的心。”

公园吹泡泡女生大眼睛小嘴巴好俊俏

庾悦咬了咬牙:“还有我们吴地的庄园,居然也给姓桓的抢了,他把他家子侄,走狗,大肆地分封到这些地方,夺了原来司马元显那些走狗名下的庄园,田产。弄了半天,从天师道之乱到司马元显专权,最后我们吴地世家的百年基业,却是归了姓桓的。”

徐羡之微微一笑:“你不服气又能如何。你现在要兵没兵,要官没官,就算在世家间走动,也不敢说桓玄的半个不字。反倒是天天做梦都要害怕桓玄会杀了你。青龙大人,难道你来总舵,只是为了发牢骚,背后骂骂桓玄吗?”

庾悦叹了口气:“你们都是北府军的老人,你们说,你们有什么办法,可不可以奉刘牢之起兵一搏呢?如果有赢的可能,我这里倒是可以作些准备,在建康城中,或许可以帮点忙。”

刘毅没好气地说道:“别做梦了,连刘裕都回家种田了,就是看明白了这点,司马元显失尽人心,吴地的士民恨之入骨,甚至可以接受让桓玄来代替他,毕竟桓玄以前没有祸害过吴地百姓,断粮那事也让殷仲堪背了锅,最后推到了司马元显的身上,北府军这次算是公开易帜,形同投降,军心早就散了,刘牢之手下士马日散,早没了反击的本事,如何对抗桓玄?要真的还是两个月前的北府军,桓玄又怎么敢夺他军权呢?”

庾悦目瞪口呆,半晌,才叹道:“难道,真的要一辈子,不,甚至是子孙代代向桓玄称臣了吗?”

刘毅勾了勾嘴角:“青龙大人,你现在最好还是蜇伏不动,等待机会,不要太迎合桓玄,也不要反对他。他找你的时候你就为他办事,不找你的时候也要深居简出,不要给他对你下手的借口,别的事,以后再说吧。桓玄现在走上了司马元显的旧路,又开始要用权力给自己弄好处了,我相信,他很快就会失掉人心的,一旦民怨沸腾,就是我们机会到来之时了!”

庾悦点了点头:“那玄武的事情怎么办,你们有人选了没?”

刘毅微微一笑:“这个人选,暂时是过不来的,等风头过了再说吧。我上个月也离开了北府军,回乡务农,下次如果紧急要接头,来京口按老规矩找我即可。”

庾悦长身而起:“知道了,你们好自为之,我先走了。”

当庾悦的身形,连同关门的声音消失在远方时,徐羡之勾了勾嘴角,看着刘毅:“什么时候对庾悦下手除掉他?”

刘毅的眼中冷芒一闪:“再等等,现在桓玄势大,我们得抱团才能活。飓风过岗,伏草惟存,忍忍吧。噢,对了,这个月建康城里的保护费和孝敬钱,我们现在来算算。”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