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片草莓app

聂风纵身一跃便跳上了擂台,并且道“断浪,你不是我对手的,种有风神腿,速度天然就快过你。”

他本想借此机会把断浪压下去,谁知断浪根本不搭理他,而是冷声道“聂风,你休要说大话,以前我断浪确实不如拥有风神腿的你,但是现在你已然不是我对手。”

他有足够的自信。

冷然的目光如电,寒芒滚滚翻腾席卷。

聂风皱起眉头道“断浪师弟,你我昨日才见过,如今也不过才过去一天而已,你……”

他不信断浪的提升这么恐怖。

短短一日而已,能提升什么修为?

江缺的实力是强,但是聂风突然觉得对上断浪也不是不可能赢,他毕竟领先时日已久,绝对有着天然的优势。

哪怕断浪背叛天下会,加入了江缺一边,也不可能在短短一天的时间里有所改变。

因为那太离谱了。

不过聂风并不知道断浪身上发生的事情,也不清楚江缺的手段究竟有多强,如今断浪已经被改造成为一方绝世强者了。

“聂风,少说废话,你到底战还是不战?”断浪冷冷地质问道。

Linn在等待

他的眼眸里露出可怕寒光来,杀意卷动,一点都没跟聂风客气,所谓的师兄弟情谊也完不存在。

聂风“……”

听完断浪的话后,他只好点头道一声,“如此便得罪了,你且要小心了。”

可他这番话纯粹就是多余的,拥有小宗师境界的断浪又哪里把一个先天境后期的聂风放在眼里。

冷冷的目光一抬,断浪便讥讽轻嘲道“小道尔,聂风受死吧。”

哪怕是风神腿都不能抵挡他的凶猛,更不可能拥有这番实力。

无尽的光芒涌动万丈,仿佛滚滚地卷动着,他双手凝成一拳,旋即便毫不客气地朝聂风打去。

“风神腿!”

而聂风面色发冷,双脚微动便已然施展各种手段朝断浪犀去。

“破天拳!”

断浪狠狠一拳砸去,两人很快就交上手,纵然聂风速度再快也挡不住断浪的神拳。

他一击之下聂风都不敢挡,哪怕是风神腿。

原本所向霹雳的风神腿竟然都没有丝毫作用,断浪的神拳仿佛无敌一样,很是恐怖。

“你根本不是我对手。”断浪冷言道“聂风,当年自从进了天下会后你就一直被雄霸看重,你是高高在上的风师兄,可我断浪只是一个杂役弟子,所以我很不甘心。

如今你终于不是我的对手了,哈哈哈……”

聂风眉头微蹙,问道“比我强又能说明什么?”

“可以说明他雄霸错了,风与云,也不过如此而已!”一拳将聂风踢退后,他便从腰间抽出一把软剑来。”

唰!

剑刃横在聂风脖子上,断浪淡淡地笑了,“聂风,你已经败了,将你所知道的武功秘籍都交给江爷吧,否则……”

不交便是违背规则,他自然可以借机一剑结果了他。

聂风浑身一颤,不由朝雄霸望去,他几乎所有的武功都是雄霸教的,除了家传绝学冰心诀、狂人刀法外。

到底要不要将武功秘籍交出去,具体还得看雄霸的意思,他所说不,那就只能说不了。

雄霸淡淡地看了一眼被断浪制服住的聂风,想要反悔却也来不及了。

他能清楚感觉到断浪眼神里的杀意,要是他不点头同意的话,对方可能真的要出手。

他倒是不介意聂风的死活,只是泥菩萨的批语还萦绕在脑海中,所以聂风绝对不能死,至少现在不能死。

于他还有大用。

当即点点头,他道“风儿,将武功秘籍都告诉他们,哪怕是给了他们也不一定会修炼,哼!”

聂风“……”

屈服了吗?

他万万没想到一向极为霸道的雄霸居然也认怂了,这倒是挺稀罕的,果然不同凡响啊。

感觉到脖子上冰凉的剑身,他也只好道“好,我所会的武功秘籍并不是太多,其中……”

旋即他便将自己所修炼,甚至是所知道的武功秘籍都一一交待了出来,不交也不行啊,毕竟断浪还虎视眈眈着,随时都有杀他的意思。

待他一番交待完毕之后,江缺才冲断浪点点头,示意他可以放人了。

待聂风安然无恙后,雄霸才暗暗松了口气,心想“还好没什么事,不然老夫怕是要后悔死。”

让聂风打头阵试探底细,其实就是一件错事,哪怕是对上断浪都打不赢。

短短一日功夫,竟然就已经比聂风还恐怖了,如此手段端的是让雄霸都嘘嘘不已。

醍醐灌顶?

还是强行运用秘法提升?

他没猜到,但隐约间觉得江缺这个人很不一样,他甚至都有点赞同泥菩萨的说法了,这人很诡异。

难道真是命外之人?

可是雄霸并不相信,或者说他不愿意相信。

反正也是要打过一场才知道。

想到这里雄霸双目中便立即激射出一股强烈的战意,“我如今三分归元气快要大成,正好可以用他的实力试一试我的功力如何。”

这倒是一块极强的试金石,或许也可以试一试。

等断浪也下擂台后,他便纵身一跃落在上面,冲江缺道“小子,你可敢来与老夫一战?”

雄霸四十多岁,自然可以自称老夫。

不过他叫江缺小子,却让他有些暗暗觉得怪异,冷声道“雄霸,你这么着急想赴死吗?”

雄霸“……”

赴死倒是不至于,他对自己有信心。

眼神冷冷一瞥后道“一会你会知道老夫的厉害,天下间敢这样跟我说话的人没几个,你死定了。”

他心里对江缺那是恨之入骨,恨不得将这家伙立即就打杀了事,省得看到就心烦意乱。

对于雄霸要挑战自己这件事一直都在江缺的算计内,他早就知道雄霸不是个好人,偏偏他手中的武功秘籍不少。

当即江缺诡异地笑道“雄帮主既然想挑战我,那本座自无不应之理,不过要提醒雄帮主的是,那些规则你都已经熟悉了吗?

要不我让断浪再给你念一遍,免得一会儿雄帮主输了不认账。”

如此调侃之言让雄霸听后老脸都不由一黑,气愤道“成王败寇,赢了才有资格说规则,输者之辈根本没有资格说规则的。”

这话倒是在理。

江缺也认同地点点头道“你说得不错,道理也确实就是这么个道理,不过你应该很快就可以知道结果了。”

“你很自信。”雄霸瞥了江缺一眼,继续轻蔑道“往往狂妄自大之辈都是没有实力的,像你这般稍微有点特殊手段的人老夫见多了,也不差你一个。”

“那本座就让你看看,三招之内便可败你。”江缺自信满满地道“你雄霸若放置于江湖武林中倒也算是个人物了,但若是放眼天下其他地方,便也不是什么人物。”

仅仅是一个比较厉害的人罢了。

冷冷的目光一挑,身形朝其一跃便立马朝雄霸袭击而去,翻手之间一股强横的力量勃然爆发而出,被江缺凝成一掌朝其拍压下去。

且速度极其之快。

轰隆。

顷刻之间可怕的声音也悄然地响起,仿佛有巨大的力量一样,令人骇然难休,惊恐得不行。

力量的强大也着实叫人惊悚。

雄霸正奋力运转功力抵挡,却听江缺的声音娓娓道来,“第一招,本座只用了一层的功力,接下来你还有两招的机会。”

闻言雄霸面色一苦,顿时是神色难看无比,他刚刚用了力啊。

这才侥幸挡住江缺的一掌。

“你究竟是什么人?”雄霸忽然问道“天下间武功高深莫测者我都略知一二,唯独从未听说过你。”

“本座江缺。”看到一脸发懵的雄霸,江缺嘴角一扬便又继续道“对了,忘记告诉雄帮主一件事,我江某人很喜欢记仇,你若想不死不休那就要想好后果。”

狗屁后果!

雄霸红着眼道“老夫自出山以来,靠着三分归元气的力量,只手开创天下会大业,你算什么东西?”

此刻心中一口怒气被激起,他早已忘记泥菩萨叮嘱之事,更忘记江缺其实本就不属于这方世界,而是突然出现。

在他看来江缺或许就是一个妖孽之人,修行了一些特殊的法门后,拥有种种不可思议的神通力量,真的坏得很啊。

“不过我雄霸也不是吃素的。”他的三分归元气同样很强,他也同样很期待爆发。

砰!

突然眼前一花,雄霸只觉得浑身一颤之后有一股神异的光芒涌现,随即后背便是一疼,“你……你偷袭!”

“这是第二招,我用了一层半的力量。”

“噗嗤!”

没等江缺把话说完,雄霸就已经吐出一口老血趴在地上奄奄一息了,再也没有战力。

说好的三招,实际上一两招就可以解决——哪怕这个人是天下会帮主雄霸,也还是不够看啊。

若雄霸知道江缺乃是一个修仙者,不知会作何感想?

风云世界虽然是一个高武世界,和普通的武侠世界有着天然的不同,甚至还有元神出窍一事出现,但终究不是修仙者啊。

手段也有限得很。

哪怕江缺露出指甲盖那么点东西来,对于雄霸来说都是无比恐怖之物,他又哪里够看呢。

“雄帮主,你可愿认输?”江缺眼皮都不抬一下,便冷厉着声音询问起来。

雄霸面色泛苦,一张霸道的老脸上也阴晴不定,相互转变着。

认不认输?

武功秘籍倒是小事,一旦认输他雄霸的威名只怕就要受到损失,那将是一件极为可怕的地震。

天下会怕是要闹翻。

若不认输,那纯粹就是找死,江缺的实力他是没试探出来,可却感受到了,如今趴在地上起不来身就是试探的后果。

“你明明是一个超级强者,却要伪装成小年轻来扮猪吃老虎,你算什么强者?”雄霸怒吼道。

他想拖延时间!

可就算拖十年八年的也没用啊。

更何况,这种微末的伎俩也太不成熟了,江缺根本不打算轻易放过他,毕竟是一代霸主之辈。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