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要钱的污黄

唐城这个时候跟中野良子胡扯大力鹰爪功,自然是为了掩饰他伸手去摸对方后脖颈的真实用意,毕竟他的记忆复制技能,需要跟目标有身体接触才能激发使用。审讯室里还有一名刑讯手和一名记录员,听到唐城说大理鹰爪功的时候,两人都齐刷刷的眼冒金光看向唐城,却不知道这根本就是唐城在胡说八道。

手掌跟中野良子的后脖颈充分接触之后,唐城便连续问出一连串的问题,虽然中野良子紧咬牙关不过回答,可她的思维意识却已经不由自主的,会在脑海中回想跟这些问题有关的内容。唐城的的记忆复制技能,每天只能复制三段不超过十五秒的记忆片段,连续三天,唐城都会对中野良子施展一次大力鹰爪功,来威胁对方出现记忆回想。

三天时间,唐城从中野良子身上复制到超过9段记忆片段,通过这9段十五秒的记忆片段,唐城得到了想要的答案,虽说不算全面,但也足够唐城依靠这些抓捕到更多的有价值目标。“你小子可以啊!短短三天时间,居然就能撬开那个女人的嘴,光是这份名单上的人,就足够总部那边大吃一惊的!”闻讯赶来的张江和,根本不在乎中野良子被刑讯致死的事情,他在乎的只是唐城此刻拿出的那份名单。

唐城从中野良子身上得到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太过机密,如果让这个女人活着到了重庆站的手里,唐城就没有办法自圆其说。所以他找了个机会,亲自动手,伪造出中野良子撑不过刑讯致死的假象,只有这样,唐城身上的秘密才能有效的不会暴露出去。中野良子虽说是个女人,可这个女人却是个日本特务,杀这一个女人,唐城心中也完全没有负担。

“反正名单是已经交给您了,抓不抓的,完全看您自己的意思。我这边已经抓到那女人的下线和报务员,就算那个女人已经死了,也有足够的证据来指证这名单上的人。”唐城懒洋洋的斜靠在沙发里。他交给张江和的这份名单上,有超过20个名字,这份功劳太过夸张,唐城并没有想要让搜索队被太多人知道,所以就只能让给重庆站。

“这次的奖金就算了,不过码头上的江记货栈,归我了。而且名单里排第三的那人,听说他家有一些不错的翡翠首饰,我要那些翡翠首饰。”如果按照唐城之前跟张江和的约定,名单上的这些人全都抓捕归案之后,张江和至少也要支付给唐城近万大洋作为奖金。虽说唐城此刻索要的江记货栈和那些翡翠首饰也都价值不菲,可张江和却马上答应下来,毕竟重庆站不用自己出钱。

前前后后只花费一个星期的时间,就拔除了江记货栈这个**烦,还顺藤摸瓜的找出跟江记货栈有关联的其他目标,这份功劳令张江和的军衔再度提升一个档次,重庆站新来的那个女副站长终于老实下来,再也不敢明目张胆的跟张江和对着干。“你小子,就是我的福星!”接到军统总部的嘉奖令,张江和很是高兴,拉着唐城和几个心腹手下喝了个伶仃大醉。

张江和说唐城是自己的福星,唐城对这话是不会怀疑的,不过张江和今晚的醉酒,唐城却觉着并不是因为军统总部的那份嘉奖令。当初还在南京的时候,张江和就试图联络上级,在上海的时候亦是如此。后来被调职来了重庆,张江和看似一心都扑在重庆站的繁重工作中,实际私下里也一直没有中断寻找上级组织的活动。

因为唐城主导的严打行动,和重庆地下党组织的工作调整,原本张江和家附近的那个秘密联络点,已经悄然撤销。和上级组织再度失去联系数月之后,张江和在数月的苦苦等待和煎熬之后,终于再度跟重庆地下党组织取得联系,这就是他今夜为何会伶仃大醉的原因所在。张江和并不知道,因为自己的一时失态,却被唐城暗中发现端异。

靠着系统技能的帮助,唐城现在的跟踪水平,就算是军统的资深老手也难以匹敌,只用了两天时间,暗中跟踪张江和的唐城,就发现了重庆地下党组织同张江和保持单线联系的秘密联络点。上一次的秘密联络点是一家小酒馆,这次被唐城发现的亦是如此,唐城不明白重庆地下党的人为什么如此热衷用小酒馆来做掩护。

从上海回来之后,唐城便没有过分注意城中的地下党组织,就算平日里发现了地下党成员,唐城也假作不知,更没有主动联络对方的意思。此刻发现张江和,又恢复了同重庆地下党之间的联络,唐城不想参与其中,但也不想因为重庆地下党的人,使得张江和暴露了身份。因为连续两轮的严打行动,虽说还没有完全断绝治安案件的出现,但相较以前,重庆城里的治安环境已经好了很多,至少不会大白天就有人当街闹事。

城内治安稳定,得利的自然是普通百姓,隐藏在百姓中间的重庆地下党组织自然也是其中的一份子。张江和主动寻找重庆地下党恢复联系,主要为的还是云南和缅甸之间的那条走私线,在军统已经通过那条走私线路获利之后,张江和希望组织也能依靠这条走私线路弄到急需的药品和军火。

比基尼美女 清纯泳池边写真

张江和委托重庆地下党组织转送的消息,令延安方面很是重视,在这种情况下,延安方面派了一个三人小组赶来重庆,希望能当面跟张江和商议这件事。通过记忆复制技能,唐城很轻松就从张江和这里得知了这件事,只是在唐城为张江和高兴的同时,心中却隐隐担心张江和会因此暴露身份,毕竟张江和也太心急了。

到了张江和跟重庆地下党组织约定见面会谈的这一天,唐城却提前来了重庆站,“叔,我上次跟你说的那个目标,有新情况出现了!”在张江和的办公室里,已经看出张江和有点心不在焉的唐城心中暗笑,径自说明自己的来意。“我手下的三个监视小组,轮换着24小时不间断的监视此人,就在我来你这里的一个小时前,突然发现被监视目标出现异动,我怀疑消息可能已经被泄露了,目标似乎有想要逃脱的意思。”

搜索队此刻秘密监视的这个目标,是重庆市府里的一个处长,此人虽说不是军方成员,但他的职务也是能接触到一些**机密的。搜索队监视此人,之前就已经跟张江和打过招呼,监视小组里也都安排了重庆站的人参与其中,就算唐城这个时候不跟张江和提及此事,监视小组里的重庆站成员,也会主动将消息传回重庆站。

“我今天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处理,这件事,你自己看着办就是了!”如果换作往常,唐城来重庆站汇报此类事情的时候,张江和总是会很感兴趣很积极的样子。可是今天,张江和的反应并不积极,因为他的心思都放在跟地下党那边会面的事情上。唐城闻言,在心中暗自翻着白眼,心说你老人家可真是够积极的,怎么就不想想万一暴露了身份怎么办!

“叔,你这可就难为我了啊!”唐城冲着张江和摊开双手,一脸为难的看着张江和。“目标是市府的人,而且官职不算小。可我只是个小小的警长,不管怎么样,一个警长冲进市府去抓人,这事听这就新鲜!我也不算你们军统的人,就算借用你们军统的牌子,万一对方不认,那我怎么办!我看,这事就得要你亲自出马才好使!”

唐城的话并非没有道理,两轮严打之后,市府那边非但没有领情,反而越发的对重庆站防备起来。如果这个时候,再爆出唐城这个不隶属军统的闲杂人等,借用军统的名义冲进市府抓人,这件事情就有可能被闹大制造出太多的麻烦。张江和想要推延抓捕目标的时间,唐城却说目标很可能随时都会逃离重庆,借口无用的张江和只得亲自出马赶去市府抓人。

“走,去五花街,我要去那边见一个人。”唐城今天出来,身边就只带了黑子,目送张江和带人离开重庆站,唐城便马上带着黑子去了五花街,这里是张建和跟重庆地下党组织约定的会面地点。离着小酒馆还有段距离,唐城就让黑子把轿车停在了街边,交代黑子等在车里,唐城自己马上钻进了街边的巷子里。

唐城没准备走正门进入小酒馆,踩着屋脊的他先后跳过几条巷子之后,很快出现在小酒馆隔壁店铺的屋顶上。重庆地下党组织开在五花街的这间小酒馆带着一个后院,这里原本是用来堆放酒坛的,现在却成了堆放杂物的地方。压低身形趴伏在屋顶上的唐城,没有马上下去,而是先静静的等着,直到他看到小酒馆的后院里有人出现。

fpzw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